1993年弃婴被残疾农民收养23年后她成白眼狼把养父告上法庭

  原标题:1993年弃婴被残疾农民收养,23年后她成白眼狼,把养父告上法庭

  关于行善,《格言联璧》做了这样的总结:作善降祥。这就是说,做好事的人会得吉祥,通俗地来说就是“善有善报”。

  31岁那年,本身心智不全的方崇财抱养了一名被亲爹弃养的女婴。在随后的二十多年里,方崇财在哥哥方崇前一家的帮助下,好不容易拉扯大了女儿方梦真。

  儿大不由爹,女大不由娘。有了自己的小家之后,儿女们就难以顾及父母的想法了。

  当年,因为弟弟方崇财智力不健全,没能娶妻生子,母亲与哥哥这才同意他收养这个女儿。

  毕竟,母亲与哥哥不能陪伴他一辈子,大家都有老去的一天。有了这个女儿,方崇财或许就会老有所依,老有所养。

  让大家没有想到的是,23年之后,养女方梦真是一只白眼狼,不仅弃养了方崇财,更是将养父告上了法庭,要求解除收养关系。

  年过半百的方崇财只好孤苦伶仃地生活在老家的土屋里,整日里抱着女儿的照片思念不已。

  方崇财输了官司,落得一场空。哥哥方崇前十分气愤却又无可奈何,只能时常照看着可怜的弟弟。

  那么,女儿为什么要弃养,后来更是解除了二十多年来早已成为事实的收养关系呢?

  小的时候,方崇财家里太穷,一场高烧烧坏了他的脑子,让他变得时而清醒时而迷糊。

  好在他还有一点生活自理能力,不需要别人穿衣、喂饭,但稍微复杂一些的洗衣、做饭、干农活这些就很难胜任了。

  父亲早亡是方家贫穷的主要原因,母亲独木难支,拼尽全力才养大了方家兄弟两个。

  方崇财手脚勤快,经常外出打零工挣钱补贴家用,但他无法胜任稍有技术含量一些的活计,只能干最苦的活,拿最少的钱。

  对于小儿子的残疾,母亲的内心始终怀有愧疚——好好的一个男孩子,生生被烧傻了,没有姑娘愿意嫁给他。

  平日里,母亲、大哥都对他照顾有加,但他们心头都压着一块大石头——等到方崇财老了,他能依靠谁过日子?

  古语云:“养儿防老;积谷防饥。”眼看着方崇财已经年过三十,却还是独自一人,屋里没人的时候,母亲总是暗自垂泪。

  想着丈夫去世时的嘱托,她就一阵心酸——不把小儿子安排好,将来怎么有脸面与老伴在泉下相见?

  1993年的一天,三十一岁的方崇财怀抱着一个花布襁褓回到家里,对着正在厨房忙碌的母亲一阵傻乐。

  打开襁褓一看,那是一名刚出生不足半个月的女婴,母亲大吃一惊,连忙喝问自己的傻儿子——你这是偷抱了哪家人的孩子?赶紧给人家送回去。

  平日里最听话的方崇财这次没有听从母亲的命令,反而抱紧襁褓,说什么都不撒手。

  这男人饿得狠了,在村头一户人家讨要了半碗剩饭充饥,怀里的那名女婴一天都没吃奶了,此刻正饿得哇哇直哭。

  外乡男人的到来打破了小村的宁静,大家都赶来看热闹——眼前这个风尘仆仆、满脸乞求神色的男人真是可怜,脚上的黄胶鞋像是被开了天窗,各自露出几根脚趾。

  那男人解释说,这是他的亲闺女,刚出生6天。因为早就超生了,也实在养不起了,他只好抱着孩子出来送人。

  毕竟是自己的女儿,他想着亲自看看地方,交给一家条件还可以的收养。那样的话,自己的良心大概要安稳许多。

  然而,这时候农村的人们生活并不富裕,大家的日子都紧巴巴的,新生儿并不是什么稀罕物儿,反而意味着家里又要多一张嘴,又重了一层负担。

  村民们是有顾虑的,那个年代的观念还比较陈旧,这是一个女婴,养大了终究要嫁人的,到时候还要赔上一笔嫁妆。

  还有一个隐忧,这男人明显不放心,要记下是哪家抱养了孩子,大家担心他将来找回来认亲。

  眼见天色已晚,还是没有人愿意收养孩子,这男人就要失望而去。下地干活正要回家的方崇财就在此时走到了村口,看到大家围在一起七嘴八舌讨论着什么,自然也走过来探问究竟。

  方崇财的心智时好时坏,今天能下地干活,自然是清醒着的。他径直走过去,伸出手要接过那个襁褓。

  这个外乡男人搞不清楚方崇财的情况,见有人伸手要孩子,自然乐意。说来也奇怪,他接过那襁褓,本来一直在啼哭的女婴顿时就止住了哭声。

  冥冥之中,似乎有一种莫名的缘分牵引着双方。方崇财乐了,他非常喜欢眼前的这个婴儿。

  那外乡男人将孩子交出来之后,红了眼眶,低下头急匆匆就跑了,一次也不敢回头。

  外人不清楚他的情况,同村的老老少少却是再清楚不过的——方老二自己都养不活自己,哪有能力照顾孩子?

  在场的几位大婶正要叫住那男人,好将方崇财的情况告诉他,怎知他忽然就跑了,越是叫他跑得越快。

  方母拗不过他,只好背过身去默默垂泪。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,想将孩子送出去怕是不能了。

  她请村支书出个主意,对方却赞成收养这个孩子,理由也很合理:“以后还能给方老二养老。”

  之后,方母与大儿子方崇前仔细商量了一番,考虑到小儿子娶媳妇太难的事实,决定还是将孩子养大,对他来说,将来总还有个依靠。

  方母请先生给女孩取了个大名叫做方梦真,纪念方崇财想要当爹的梦想成真,并取了个小名叫“小芳”。

  哪怕再苦再累,方崇财也没有埋怨过,只要看到孩子叫着“爸爸”跑过来黏着他,什么烦恼就都没了。

  孙女上小学那年,方母病逝了,抚养孩子的任务大多落到了方崇财自己肩膀上。见到弟弟捉襟见肘过日子,心善的大哥方崇前一家接管了这个担子。白天,方崇财将女儿送到大哥家里,晚上再去接回来。

  小芳很早就知道了自己的身世,相比起村里的其他孩子,她是最特殊的那一个。要说不自卑是不可能的,但她很懂事,很少在长辈面前表露。

  数年后,生父家的经济情况好转,他曾经登门拜访,想将女儿接回去养,遭到方崇财一家的严词拒绝,几次被拒之后也就作罢了。

  小芳的亲爹经得方崇财同意,每年的寒暑假接女儿回家住一段时间,弥补前些年对孩子的亏欠。

  心术不可得罪于天地,言行要留好样与儿孙。亲爹的这种行为正说明他一直心怀愧疚,不过能够亡羊补牢也是好的。

  无论是谁,幼年被遗弃的经历总会给他/她留下心理阴影,这种影响将持续一生。

  转眼间,16个春秋就这样过去了,小芳已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。明年,小芳就将是一名初三学生,面临的学习压力越来越大。

  她的学习成绩不太好,死活不想去上学了。养父方崇财和大伯都想让她继续上学,但孩子坚持要外出打工,方崇财尽管不舍,最后还是同意了。

  至乐无如读书,至要莫如教子。女儿南下去了广东打工后,方崇财变得沉默了许多,很多时候都是默默地干活,一个人吃饭。

  在工厂,小芳第一次尝到了自力更生的滋味,她将存下来的部分工资汇给了养父。

  小芳的孝顺让大伯大伯母也很欣慰,这也是当初方母所期盼的——我养你小,你养我老。

  收到女儿汇来的钱,方崇财非常高兴,他舍不得花,把其中的大部分都存了起来,想着女儿嫁人的时候要用钱。但他没有想到,这一天竟然很快就到了!

  孩子总有长大的一天。小芳在广东打工期间,认识了比她大12岁的辛某,两人确立了恋爱关系。

  辛某来自江西的农村家庭,两人家庭背景相似,使得他们有很多共同语言。他比她年长很多,显得成熟稳重,对她照顾有加。

  方崇财很快就收到了这个重要消息,对此暗自担心。小芳年纪还不到二十,找的男朋友又是江西那边的,离四川广安太远,要是嫁到江西农村去,父女俩怕是一年也见不到一次,更谈不上照顾方崇财了。

  方崇前知道此事后,专门打电话试探侄女的意见,奈何两个年轻人恋情正热,完全听不进长辈的意见。

  俗话说,女大不中留,留来留去留成仇。这个时候如果坚决反对,往往适得其反。

  小芳与男友同居后,不再住在工厂的宿舍,各方面开支也比以往大了许多,寄给养父的钱也就少了许多。

  方崇财也没有计较这些,他一心想着女儿过好日子,就连存下的那些钱都是给女儿结婚准备的。

  方崇前代替弟弟出面,要求双方签订一个婚前协议,主要是关于小芳夫妇俩赡养岳父方崇财的内容。

  经过商议,男方同意儿媳妇小芳带着养父住到江西老家去,她将给养父养老送终。

  为了给方崇财养老,方崇前提议由男方支付3万元彩礼,这笔钱作为养老金存到一个固定的账户上,只要小芳赡养养父至60岁,这笔钱就归小芳所有。

  男方同意了这些提议,并在拟好的协议书上签字。2010年,小芳带着养父方崇财嫁到了江西农村。

  古语云:婚而论财,究也夫妇之道丧。在谈婚论嫁的时候,过多地在钱财上面纠结,会留下夫妻关系的隐患。

  从常理上来说,小芳理应赡养养父,但带着一个“爹”嫁人,这种情况颇为特殊,在之后的相处中,两个不同的家庭能否磨合在一起,是一个非常具体的问题。

  小芳生下孩子后,没有外出务工,带孩子的同时,顺便照顾养父。方崇财闲不下来,就在当地找了一个帮人放牛的活计,早上出门,傍晚才回家。

  外孙慢慢长大,家里的开支也逐渐增长。为了生活,小芳与丈夫再次一起南下务工,留下养父在辛家生活。

  这几年来,辛家人听到许多闲言碎语。有人甚至当面嘲讽:娶了个媳妇还附送了一个爹?

  到了2016年初,小芳拗不过婆家的反对意见,只好同意将养父送回了四川老家,临行前,她承诺每个月定期汇300元生活费。

  任由弟弟继续待在辛家,难免受到刻薄对待,接回老家吧,他一个人住在屋子里,自己不放心。

  让他没有想到的是,小芳嫁人时存到折子里的3万元竟然早在几年前就被取出了。

  方崇财心智不全,根本不懂怎样使用存折。这笔钱去了哪儿,那是和尚头上的虱子——明摆着的。

  当初办好的存折,交给了小芳保存,但从取款记录上来看,早在2010年的8月份,这笔钱就被取走了,而当时距离结婚仅仅3个月。

  更让方崇前生气的是,小芳的承诺没能兑现,哪怕只是每个月300元,她再也没有给养父汇过钱。

  面对亲家大伯方崇前的质问,辛家人这样回答:“这3万块钱本来就是我们家的,当初是作为押金存到方崇财的账户上,而且钱是方崇财自己要取出来,说是充当这6年的生活费。”

  气愤不过的方崇前担心弟弟晚年无依,只好一纸诉状把侄女婿辛克茂告上了法庭,要求对方归还这3万块钱。

  这个时候,双方的关系已经非常紧张,作为儿媳和女儿的小芳非常难受。这场官司在当地闹了开来,让辛家人颜面尽失。他们被激怒了。

  小芳对于大伯的做法也有怨言,在她看来,本来可以私下协商的事,闹得打官司,这让她何以自处?难道真是嫁出的女儿,泼出的水?

  有了当初签订的协议,法院判决被告辛克茂归还3万元存款。辛克茂一拖再拖,态度恶劣,双方关系彻底撕裂。

  方崇前最终向法院申请强制执行,总算拿到了这笔钱。然而,这场官司也让小芳与娘家人的关系达到了冰点。

  从此之后,小芳很少给养父打电话,过年时也很少回家,而是带着孩子去亲生父母家拜年。

  破镜难以重圆,一段关系破裂后,很难真正修复。小芳最终将养父方崇财告上了法庭,要求解除收养关系。

  第四,无配偶的男性收养女性的,收养人和被收养人的年龄应当相差四十周岁以上。

  从第一条来看,方崇财明显没有独立照顾孩子的能力;而从第四条来说,1993年方崇财31岁,没有结婚,与养女小芳之间的年龄差不足40岁。

  二十多年的养育和关心,不是一张判决书就可以洗去的。小芳是方崇财含辛茹苦养大的事实不可否认。

  法院据此判定,在小芳外出务工前的十五年时间里,小芳没有任何经济能力,因而需要支付抚养费。

  小芳没有再上诉,于2018年8月支付完这笔抚养费,彻底断绝了与方崇财的关系,曾经的一对父母再无相见之日。

  如今,方崇财已经60岁了,身体状况一日不如一日,他仍然独居在养育女儿的那间老屋里,除了存在银行的那笔养老钱,他仍然需要外出找活儿干。

  方崇财始终没有弄清楚,女儿说不要他就不要了。闲下来的时候,他会抱着照片对旁人念叨,说起女儿小时候的事情。

  如何让人们老有所依,老有所养,笔者认为:还需提高全民意识,健全相关机制。

  到那个时候,或许可以避免更多的“方崇财”孤苦无依。也在此提醒“小芳”这样的儿女,孝莫辞劳,转眼便为人父母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